虚拟主机相关
新用户快速导航

虚拟主机完美支持以下程序

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7*24客服热线 0371-66207551

虚拟主机常见问题


    《江南style》用网络占领全世界的耳朵
 

似乎全世界人的耳朵都被《江南Style》占领了。这首来自韩国歌手朴载相(艺名PSY)所演绎的“神曲”,仅仅两个多月,在YouTube(国外知名视频网站)上获得了近3亿次的点播,更“逆天”的是,网络上还诞生了来自全球的上千个模仿视频。

  别为随口哼起这首歌而感到不自在,不光是你,和你同样“情不自禁”的大有人在,从国际大牌明星,到知名新闻评论人,甚至——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它不光是占领了你的“耳朵”,还带动成千上万的人跳起了“骑马舞”。

  刮起流行音乐病毒式传播龙卷风的只可能是互联网。

  “神曲”是怎样炼成的

  无论是电视剧《裸婚时代》主题曲制作人杨峰、资深网络推手陈墨,还是韩国驻华文化院院长金辰坤和舆情研究学者沈阳,无一例外地告诉记者,《江南Style》“火”的原因,首先在于其本身就是一部非常棒的音乐作品。

  《江南Style》红翻全球,动感十足的歌曲和制作精美的MV功不可没。当身型宛如摔跤手般结实、一脸老实相的朴载相戴上墨镜,一边做骑马状,一边挥舞马鞭地跳起跃动感十足的舞蹈,在屏幕前观看的人都会觉得他异常憨厚可掬。MV里还有众多知名韩国艺人穿着颜色鲜艳的服装捧场。歌手甚至跳着骑马舞从电梯里扭出来,更是增添了不少笑点。

  大学生张艺婷说,身边的同学都在议论它,自己也是“被迫”搜索此歌听的,“不然都不知道同学们在谈什么”,但听过两遍之后,这首歌就开始自动在大脑中循环。

  “我又OUT(落伍)了”,舆情研究学者沈阳第一次看到《江南Style》就感叹道。“视频本身比较华丽繁杂,不像一般情况下互联网传播的视频虽有闪光点,但往往失之简单粗糙;朴载相的骑马舞简单新颖,便于模仿记忆,有标志性的文化符号”。

  的确如此,简单易学的“骑马舞”引来了世界“潮”人的模仿,游戏界有“魔兽版”、“植物大战僵尸版”,电影版包含了惊悚、喜剧、恐怖等多种类型,还有母子版、萝莉版、警察版、海军版等不同版本。在微博上,仅仅用一张图三个动作就可以教会人跳起骑马舞,戏仿《江南Style》已经被网友预测为年终联欢会上老少咸宜的节目。

  草根还需主流认同

  但草根的模仿始终难成大气候,令《江南Style》火爆的助推剂包括“小甜甜”布兰妮,汤姆·克鲁斯等好莱坞一线明星在社交网络上的大力推荐,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米蓉泥”(网友对米特·罗姆尼的戏称)也在大庭广众之下跳着骑马舞,甚至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盛赞此歌。凡此种种,使得《江南Style》跃升至欧美排行榜的榜端,也标志着这首“神曲”得到了主流流行文化的肯定。

  知名网络营销机构CEO陈墨认为,《江南Style》歌词中所表达出的调侃、抱怨、吐槽,使得这首歌很草根化,符合互联网上的舆论气氛,也满足了网民消遣娱乐的需求。

  这样的“神曲”在中国也能够找到,很难判断,究竟是《最炫民族风》轻快的节奏使得网友争相模仿,还是网友的模仿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哼起了《最炫民族风》。

  事实上,“江南”指的是韩国首都首尔汉江以南的富人区,虽然歌曲中朴载相一直在重复对“高富帅”身份的炫耀,但歌曲的主人公对富人生活拙劣的模仿却显得十分可笑,有学者认为这表现了韩国社会中中产阶级对富裕阶级的反讽,符合民众在网络上宣泄的心理需求。

  互联网上的音乐世界

  值得注意的是,这首歌最初并不是先在诞生地韩国火起来的,而是在欧美市场点燃之后又火爆回韩国。

  韩国驻华文化院院长金辰坤说,以前国内外文化传播还会有时间差,网络时代这种时间差已经没有了,“是社交网络让这首歌瞬间与全世界网民共享的”。

  “社交媒体时代,‘墙内开花墙外香’现象不是孤例”,舆论学者沈阳教授认为,全球舆论场正在以更快的速度进行整合,占据了英文舆论场就是占据了全球核心舆论场。因此,在要素具备的情况下,从舆论高地劈荆而下,更易在全球形成大热态势。这和中国不少互联网从业者网络产品先做英文版再做中文版是类似的。

  虽然中国的“神曲”《最炫民族风》也曾被美国的街舞团体所模仿,但据统计,《最炫民族风》在两年里积累的点击量也只有200多万,与《江南Style》近3亿的点击率相比,在人气上显得小巫见大巫。

  “中国的草根音乐人太‘纯’了,依然缺少对互联网传播力的重视。”陈墨说。中国的音乐人比较依赖抒情、诗意的传统曲风,缺乏和世界沟通的渠道。

  从2005年开始,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向陈墨咨询如何在微博上推广自己的品牌。他认为中国音乐人对于网络文化的把握能力比较弱。记者发现,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在网络上首发自己的音乐作品。

  沈阳说,网络是一种生活方式,网络中网民心态构成非常有研究价值,理解了网民,就理解了网络营销。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表示希望能在北京买一套房子,立刻有房地产开发商在微博中投放比较隐晦的广告,把北京多个地段的房子价格标注出来,分析莫言到底能买哪些地方的现房。沈阳认为这就是事件营销中的社交媒体的魅力,已被证明在热点营销中十分有效。

  尽管很多音乐人承认通过互联网传播的确快速有效,但版权问题又是他们所担心的。

  知名音乐人杨威以《中国好声音》为例,其中学员的演唱还是多以模仿为主,原创的音乐很少,如果没有法律保护“中国好原创”,那么“中国好声音”也会变成“卡拉OK”。

  互联网可以成就好的音乐人

  《江南Style》最初选择的传播渠道并不是传统的电台、电视,而是直接放到了网络上。“免费的网络传播的确没有给朴载相带来相应的收益,但通过网络带来的全球影响力,使得他的品牌急速增值。”陈墨认为这是在互联网上“逆向营销”的极佳案例。

  朴载相的影响力换成了实实在在的收入。据韩国媒体报道,《江南Style》的音像销售、演出活动等收入为330亿韩元,除去公司分成和各类费用外,朴载相3个月的纯收入为150亿韩元(约为8000万元人民币)。

  韩国的大众音乐被称为K-pop,金翼兼介绍, K-pop并不以个人在艺术上的能力为基准,而是以团队在良好训练后的能力为基础的。在韩国对这样的团队有着长期的培养体系,演艺公司非常发达,通过这样的公司,可以不断地培养优秀的团队,通过团队间激烈的竞争,创作出具有世界性竞争力的音乐。

  朴载相毕业于美国顶尖音乐学院伯克利音乐学院,之前在韩国国内已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这在已经出身名校且小有成就的音乐人,选择做网络歌曲在中国是很少见的。9月,朴载相签约通过网络在全美走红的歌手贾斯丁·比伯的音乐经纪人斯库特·布劳恩,开始开拓自己在美国的音乐之路。

  陈墨认为,“互联网也是可以成就好的音乐人的”。

  自称是音乐“门外汉”的沈阳也建议说,音乐生产的若干个节点可以在网络中完成,向网民开放越多,网民对你的回报越高。

  杨威则认为,媒体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音乐本身需要更多的周边去强化。